惑世精密奥金转换器传闻(组图)

天平 星徽1号 评论

从2001年至2005年,所谓“艾滋针扎人”的传闻不断出现 去年三月中旬,中国人抢购盐成为一大景观 盗肾传闻中外均有,经久不衰 非典时期,因市民抢购,板蓝根批发价暴涨 羊城晚报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 胡丹青 自3月中旬开始,“谣言”成为舆论关键词。接下来的

从2001年至2005年,所谓“艾滋针扎人”的传闻不断出现

去年三月中旬,中国人抢购盐成为一大景观

盗肾传闻中外均有,经久不衰

非典时期,因市民抢购,板蓝根批发价暴涨

羊城晚报记者 朱绍杰 实习生 胡丹青


自3月中旬开始,“谣言”成为舆论关键词。接下来的一个月,《人民日报》连续刊登文章十数篇,阐述“谣言”的无穷危害。4月16日,更整理出近年十大网络谣言,继而呼吁民众,要“自觉抵制谣言传播”。
2011年2月10日,江苏省盐城市响水县化工厂的一名送土工人,发现一车间冒热气,因此打电话通知朋友,“响水化工厂爆炸”谣言由此传播开去,最终引发了“万人大逃亡?#20445;?#36824;有人因此而丧生。
2011年3月11日,日本东海岸发生9.0级地震,地震造成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事?#30465;?#24403;天中午,浙江省杭州市某数码市场的一位网名为“渔翁”的普通员工在QQ群上发出“储备食盐”的倡议,引发一场全国范围的辐射恐慌和抢盐风波。
一条“别吃橘子”的短信在坊间传播,随即成为媒体报道的“蛆橘事件?#20445;?#19968;名大学生在百度贴吧发布一则未经证实的针刺消息,引发了网友的转发及恐慌;为了“点击?#30465;保?#19968;网友散播“非典”重来的谣言……
在《人民日报》的详尽梳理中,不难发现谣言所滋生的领域都与公共事件相关,近者涉及平民百姓最切身的人身安全、食物安全,远者则与国家命运及某些政治因素相联系。事过?#22478;ǎ?#26366;经满天飞的传闻大多并非真实,但为什么不少人仍?#25442;?#22312;下一次谣言到来的时候,倾向于“宁可信其有?#20445;?br/>在中山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李若建看来,民间话语在没?#26143;?#36947;正常表达的时候,谣言就可能成为一种特殊的表达方式。在一个社会发生剧烈变革的时期,社会各阶层的利益重新调整,相当数量的利益损失者为了维护其利益,会通过某?#20013;?#24335;发出他们的声音。在这一过程中,把他们的声音加载在谣言上,是一种常用手法。
而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马伟杰则认为,谣言之所以盛行,正是它集中了现代人潜意识中的某种恐惧,而这种恐惧是多年累积的,非一时一刻产生。
从广州的“劳改犯大暴动”
到江淮的“毛人水怪”
坊间对谣言的热衷绝非始于今时今日。在一些学者看来,今天网络平台所带来的信息畅通与及时沟通,反而有利于谣言的瓦解,而在过去相对封闭的社会中,谣言产生的影响更为巨大。
1967年8月,广州。当武?#26041;?#20837;高潮之际,一则骇人听闻的传言,在市民中一传十,十传百。传言称,一批城外的“劳改犯”大暴动,他们持有机关枪,将会很快进入广州?#26143;?#28040;息传来后两派即时罢战,但整个广州城却处于更加恐慌之中。
当时,广州市民的神经,在经过几个月的动?#28082;螅?#26089;已脆弱不堪,哪怕风吹草动,?#19981;?#35825;发天崩地陷的?#20174;Α?#22823;?#20013;?#24055;随即炸开了锅。市民们冲上街头,组织联防,狂呼“打劳改犯”的口号。传言所到之处,街头巷尾都筑起防护工事,修上木桩排栅。入黑时分,这些闸栅就会加锁,禁止出入。
当时,市民们先是将商店中所有能吃能用的商品都买光,然后拿起了手边的冷兵器随时准备自卫。晚上时有“劳改犯来了”的?#21543;?#20256;出,各家各户即敲响脸盆或铝锅互相呼应;自发组织起来的街道联?#34013;櫻?#21017;拿起水管、长矛、菜刀等武器上街护卫。往往在第二天就宣布昨天打死了多少个“劳改犯?#20445;?#24182;将打死的“劳改犯”吊在电线杆上或大树上示众。时值盛?#27169;?#28034;着“劳改犯”印记的尸体曝晒发胀,形状恐怖。
据文史专家叶曙明的近年调查,传闻中的“劳改犯”其实是一些流落广州无家可归的外地人,如乞丐、流浪汉、串联的学生、工人和夜里?#20064;度?#22478;的外乡农民等。另外,一些精神病患、小偷及原来就被视为被专政对象的人,如工读学生、?#20992;?#32773;和四类分子等等,都成了打击发泄的目标。
8月14日,周恩来在?#26412;?#25509;见广州上京各群众组织代表,明确表示要控制武斗局面。很快,广州?#26143;?#30340;秩序随着武斗的结束而稳定下来。打杀“劳改犯”的联防在?#20013;?#32422;一个多月后渐入尾声,栅栏街垒亦随后由群众自行拆除。
上世纪50年代,江淮附近的很多民众生活在对“毛人水怪”的恐惧中。谣言称,“毛人水怪”挖人眼、扒人?#27169;?#21464;化多样。发展到后来,这些“毛人?#26412;?#21464;成由政府派出,专门“要人眼、人心、奶头、卵蛋”“送苏联造原子弹”……
李若建教授的研?#24656;?#20986;,这是20世纪中国最大的谣言。根据已经查阅到的文献资料,谣言从1946年开始,传播了10年之久。在1953年-1954年的高峰期,水怪的谣言跨越了江苏、安徽和山东三省,涉及上千万人。
如今,“劳改犯”和“毛人水怪”从半个多世纪前来到新时代的网络平台,化身成橘子里的白色病虫、化工厂车间冒出的热气、传播艾滋病的毒针、用于制作牛奶的皮革,或是进京的军车,继续活跃在人们口耳相传之间。
“一个不安的社会,传言特别容易出现”
2003年,李若建明显感受到了SARS传闻中的恐慌,这位一向对中成药敬而远之的教授,也认认真真地储存起板蓝根。这令他产生了研究中国谣言的念头。
当时,安徽太和县的一口废弃多年的污水井被传为?#21543;?#20117;?#20445;?#20855;有抗击SARS的作用,吸引不少民众前往烧香许愿、取水,最多时一天多达3000人。
是年4月1日,歌星张国荣跳楼身亡。与?#36865;?#26102;,有两条消息在香港不胫而走。一则是时?#32705;?#39318;董建华和?#26222;?#21496;?#22659;?#26753;锦松辞职,另一则是香港?#22995;?#38271;官宣布香港已成为SARS疫埠。
前者的消息发布者是当时正在就读大学的林辉。据他回忆,当时他是出于愚人节玩笑的需要编写了一段新闻,并在结?#24067;由稀?#24858;人节快乐”的字样。4月1日凌晨,林在ICQ上转发给自己的朋友。传闻迎合了当时香港社会的某种社会心理,随之被疯狂转发,得到?#26438;?#20256;播。
在看到林辉撰写的消息后,一名14岁男童也模仿起来。他从《明报》新闻网站下载新闻网页,将内容重新修改成另一篇新闻稿,指香港?#22995;?#38271;官宣布香港已成为疫埠。
他将新闻稿放入自己个人网页,并当作愚人节笑话向网友发放。消息传开,香港市民信以为真,部分地区一度引起恐慌性的抢购潮。直至卫生署署长公开澄清谣言,事件才得以平息。由于事件引发社会恐慌,男童事后受到警方调查,之后被定罪,?#24908;?#25509;受社会福利署监管12个月。而针对政治人物开玩笑的林辉,则没有被起诉。
“当时大家都不知道什?#35789;荢ARS,大家更害?#28388;?#20250;进一步恶化下去,”林辉?#27835;觶?#22240;此,当有人说香港要成为疫埠时,大家就会毫不犹豫地去相信,并转化为行动去超级市场抢购。”今天,当林辉再?#32705;?#36215;这件往事时,他更为关心的是谣言盛行的背后因素,“一个不安的社会,传言是特别容易出现的。”
8年后,李若建的研究整理出版在即,恰逢日本地震引发核辐射恐慌,市面出现抢购食盐的风潮。得知消息后的第二天,他到住所附近的商铺看看能不能买到食盐,结果一无所获。“在广州这么一个大都市,社会在一个谣言面前,显得不堪?#25442;鰨 ?#24403;时,他如此感慨,并在其著作《虚实之间20世纪50年代中国大陆谣言研究》一书中指出:当民众感到利益得不到保障时,谣言往往应运而生。
“一个谣传引发的骚动,
也可能改变历史”
在学者章立凡看来,?#21543;?#20250;运动有时不需要真相,一个谣传引发的骚动,也可能改变历史。很多人内心?#38750;?#30340;未必是真相,而是一场巨变”。亡于二代的秦帝国始终为“亡秦者胡也”一类的谣言所困?#29275;?#32780;另一则“?#29575;?#20852;、吴广王”开启了传统中国社会变革中利用谣传的传?#22330;?br/>法国大革命从开始走向暴力激进,每一步都离不开社会谣言的流传推动。它的领导人罗伯斯庇尔,善于利用“恐怖式谣言”而运动群众,最终他本人?#19981;?#20110;谣言的风暴。
1768年,一则关于妖术的谣言竟?#26438;?#28436;化成一场全国性的大恐慌,影响波及数千万人。美国著名中国学家、哈佛大学希根森历?#26041;?#24231;教授孔飞力在其《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》一书中指出,乾隆?#23454;?#24656;惧的并非谣言本身,而是谣言导致的社会集体心理波动与行为变异。更重要的是,通过对谣言案的深入观察,乾隆?#23454;?#21457;现自己很可能已经在常规领域失去对官僚的有效控制。
上述种种,?#32423;?#25919;权的合法性和稳定性形成威?#30149;?#26368;终,乾隆?#23454;?#27531;酷查处了“叫魂案?#20445;?#21457;起一场全国性的除妖运动,遍地人头。
1891年,中国士大夫利用谣言煽动起民众剑指西方在华传教士。在谣言里,这些外国人被描述为十恶不赦的坏人,他们?#32422;?#22919;女,?#31456;?#20799;童,?#20223;?#22120;官,在井水投毒,挖中国人祖坟等等。最终,愤怒的民众冲击了长江沿岸?#21908;?#22478;市的教堂,并?#30001;?#20256;教士与教友,史称“长江教案?#20445;?#20063;是义和团之前最?#29616;?#30340;反教事件。
“艾滋病患者用毒针扎人”
传言演变成连续剧
“历史中充斥着太多谣言,有些被当场击毙,有些则轻松逃脱,在漫长的时间河流中演变成都市传奇或历?#39134;?#35805;。都市传奇是谣言的连续剧。”专栏作家宋石男认为,谣言不但是社会的、政治的,也?#25250;?#21490;的。“譬如针刺狂的谣言,1922年在法国巴黎一度盛行,80多年后在中国大?#25509;?#21270;身‘艾滋针刺狂’的传说不胫而走。”他在2011年曾撰文写道。
据媒体称,“艾滋针扎人”传言起于2001年的天津。天津公?#19981;?#20851;把其列为一号案件,出动了数百名警员,全力以赴组织破案。“艾滋针犯罪”的影响就这样在满天飞的传闻和人们的恐慌中蔓?#21360;?#25454;说,当时在不少天津人的身上都出?#33267;?#19968;种条件反射式的行为养成了一种“四顾”的习惯。随后,当地警方调查后?#26538;?#23450;论:“犯罪嫌疑人用扎针传播艾滋病一说,纯属骗人吓人。”谣言由此而平息。
2002年5月上旬,“扎针”传言“袭击”广州。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,广州火车站附近连续发生多起不法分子手持针筒,威?#30149;?#27880;射艾滋病?#23613;?#30340;案件,一时间造成?#27599;图?#22823;恐慌。
同年9月29日上午,广州铁路运输法院和广州铁路公安处联合举行宣判处理大会,对抓获的不法分子进?#27844;?#24320;宣?#23567;?#21028;决内容显示,这些犯罪分子来到火车站附近后无以为生,听?#30423;?#21271;方“艾滋病人用针筒扎人”的传闻后,由此想到了以此为威胁抢劫钱财。至此,“艾滋针扎人”谣言在广州暂告一段落。
在2005年艾滋病日之后不久,艾滋病患者用毒针扎人的传言再次出现,并以手机短信、网络等途径传播。类似的传言更是遍布各种论?#24120;?#23588;以粤语论坛为甚。消息还标示了广州一些“扎针”多发?#33539;危?#29978;至言之凿凿地提供了因此感染艾滋病的患者数据。
此次谣传更涉及上海、深圳、福州、温州、南京、西安、银川、济南、兰州、南宁等大城市。后各地相继辟谣。
荒诞盗肾故事,源自退稿电影脚本
“同事老公的同事的孩子,前几天爷爷奶奶带着出去玩的时候丢了!几天后孩子又出现在小区门口,?#36947;?#35013;了6000块钱,眼睛直愣愣的,一查,眼角膜?#24509;?#20102;。”2012年3月28日,一则这样的信息出现在微博上,引起众多网友的转发和讨论,但很快就被证实是谣传。
几乎同一时间,小孩?#36824;?#36208;并?#24509;?#38500;器官的传闻盛行香江,导致?#39029;?#20154;心惶惶。自今年初起,不少香港?#25913;?#37117;收到来自朋友的短信,称内地人到香港拐走小孩,为内地受三聚氰胺影响的小童换肾,并说?#35328;?#22810;处发现被切除肾脏的小孩遗体。接到多宗举报的香港警方后证实大多为网上误传,或误会,目?#23433;?#26080;一宗个案有实质证据显示涉及拐带。
曾因一则愚人节玩笑变成谣言始作俑者的林辉,强烈感受到网络传闻的威力,这一?#21361;?#20182;在自己的个人网?#25104;?#22810;次撰文质疑此事。他认为:“当我们?#21387;?#24102;事件看作一股风潮,无论真?#20445;?#25105;们每一位?#39029;ぁ?#23567;朋友、警察都付出了更多代价。如果我们围绕着一个不存在的事情,就更无谓了。”
然而对于长期以来不绝于耳的器官买卖传闻,人们虽将信将疑,却一直处于担忧与恐惧之中。盗肾传闻就是其中一例。据资料显示,盗肾传闻最早出现在美国。这个一开始通过电子?#22987;?#20256;播的故事声称,一个出差在外的商人到酒吧喝了一杯之后醒来,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盛满冰块的浴缸里,而浴室镜?#30001;?#30340;一段留言则提醒他立即拨打911报警电话,否则会有生命之忧,随?#27492;?#21457;现自?#26680;?#32958;均被切除。
据美国器官资源共享中心官方网站的一篇文章称,偷肾新闻和吸血鬼传说及“猫王”再现传闻一样,经久不衰。1991年4月,美国《华盛顿?#26102;ā?#39318;次刊登一篇关于偷肾流言的调查报告,作者?#31243;?#25720;?#24076;?#36861;根求源,终于发现,偷肾故事原来出自一部被退稿的电影脚本。
而在中国,除了报警电话换成了120外,其他剧情大致相同。有评论认为,传?#24403;?#21518;所?#20174;?#30340;,是中国的器官移植系统的不健全,器官捐赠供不应求。这些才是荒诞“谣言”能让人信以为真的前提。
谣言止于信息的真实、及时和公开?#35813;?br/>一?#26410;?#35875;言过后,人们或许只是一笑而过。但其实,无论古今中外,当人们的不安情绪再次集体爆发时,谣言又可能复活。
而马伟杰教授则认为,谣言之所以盛行,正是它集中了现代人潜意识中的某种恐惧,而这种恐惧是多年累积的,非一时一刻产生。
在“非典重来”的传播中,勾起了人们对当年信息不公开导致恐慌的集体记忆。失踪孩?#21451;?#35282;膜?#24509;?#38500;的传闻,则是儿童?#31456;?#20107;件和器官买卖传言的结合品。而一些突发事件中的谣言,如?#25170;?#20113;会是被谋杀的?#20445;?#20307;现的是当地?#29616;?#30340;官民矛盾。
“谣言恐怕?#25442;?#27490;于智者,更多的是止于信息的真实、及时和公开?#35813;鰲!?#26446;若建指出。而同时有?#27835;?#35748;为,当一个消息散布后,人们没有对其进行讨论、?#27835;觶?#23601;会更容易相信。在网络平台上,谣言经过人们讨论、集思广益则没有那么容易传播。相对而言,?#20999;?#36890;过电子?#22987;?#21644;短信单向传播的谣言,令人无从辨别真?#20445;?#20063;更具有迷惑性。
在人口密集、竞争激烈的现代社会,都市传闻的出现无可避免。“问题是政府、媒体,或者整个公民社会怎样可以令这些传言在变成祸害之前去停止它。”
朱绍杰、胡丹青

?#19981;?(0) or 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

您的回?#35789;?#25105;们的动力!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

网友最新评论

阿尔萨德vs柏斯波利斯
老时时2星怎么买 上海时时开奖号 重庆时时开奖玩法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查询 百变王牌选号 新时时彩二星和值玩法 斗地主棋牌游戏 上海时时时间表 快乐赛车全天人工计 个人玩时时彩犯法吗 内蒙古时时11选五开奖 沙巴体育平台投注app 福建时时倍投技巧 浙冮体彩20选5开奖结果 时时彩对码技巧 时时彩最长历史记录